在线教育的生命周期

一场疫情的突袭,全民蜗居在家,让线上业态迎来了意想不到的大爆发。对教育行业而言,呈现出了线上繁荣、线下受挫的巨大反差。疫情过后,在线教育的繁荣是否能持续下去呢?  

线上繁荣  

1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主持召开领导小组会议,李克强提出要及早做好春节假期后疫情防控安排,采取适当延长春节假期、调整学校开学时间、支持网上办公等措施,减少人员流动。  

一时间,在线教育模式涌入成千上万的学生和老师。  

国内在线教育平台作业帮宣布,2月3日起,作业帮将为延期开学的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直播课,免费直播课到中小学开学即结束。“作业帮免费直播课为全行业首家推出,发布即可报名,目前授课内容涵盖小、初、高所有年级。”作业帮公关负责人表示,其平台直播课的课程内容针对特定学情做了特殊定制设计,与学校正常进度基本同步,课间还将进行眼保健操和室内操,保护学生健康。  

除作业帮外,阿里旗下钉钉也早已涉足线上教育。据钉钉官方消息显示,截至2020年1月31日,广东、江苏、河南、山西、山东、湖北等20多个省份纷纷加入“在家上课”计划,超过1万所大中小学、500万学生将通过钉钉直播的方式上课。  

不仅是作业帮,为了帮助学校正常展开教学工作,钉钉、ClassIn、EduSoho、沐坤科技等大中小在线直播教学研发平台均免费开放技术能力。受到病情影响而不得不暂时关停的线下教培机构,也选择将线下教育服务“平移”至线上。特殊时期,庞大的市场需求下,线上教育渐成行业关注焦点,有业内人士称,教培行业或将迎来新变革。  

线下受挫  

与在线教育的火爆,形成对比的是,大量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被迫停课。近日,新东方董事长公开发文表示:这场疫情,给新东方带来了严峻考验,新东方线下课堂全面停课,超100万寒假班的学生面临不能上课的局面。  

如果新东方全部停课退费,新东方就只能关门大吉,七八万老师员工的生计,立刻就成了问题。巨头尚且如此,更多中小型培训机构更是退无可退。2月6日晚,IT职业教育企业—兄弟连教育正式宣告品牌“破产”,成为疫情之下,第一家被现金流压垮的大型线下培训机构。  

据兄弟连官网介绍,其成立于2007年,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PHP培训学校,2016年5月获得华图教育1.25亿元投资,学科品类、校区迅速扩张,同年11月其母公司易弟优挂牌新三板,营业收入更是超过1.3亿元。  

2月6号晚间,兄弟连创始人李超发布文章《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表示因受疫情影响,即日起,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  

疫情之下,线下教培机构入不敷出,大多企业账面上的现金难以撑过3个月。李超在信中表示,公司现金流一直很紧张,年前不断压缩成本,计划在春节后的招生旺季打一个翻身战,但疫情成为压倒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双师模式受青睐  

线上与线下深度融合的双师模式优势明显,是符合教育机构长期发展的战略。在疫情期间,拥有双师模式的教育机构瞬间实现了线上线下自如切换。因为线上基于云端课程授课本就是日常教学的一部分。事实上,新东方、学而思、智课、USKid中美双师学堂等教育机构早已展开线上线下双师教学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教育行业蓬勃发展,学习者年龄不断下沉。近三年成爆发式增长的少儿英语行业格外备受关注,不乏有VIPkid、51Talk线上教育等知名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增长。智课教育联合创始人、USKid总裁翟少成在最初建立USKid商业模式时就表示,少儿英语教育行业应具备的三大特点:线上线下结合、中美双师、小班授课。  

不难看出,双师模式有效解决了纯线上及线下教学场景不足、师资资源匮乏、教研难以及成本不可控等难题。随着互联网5G时代的到来,不仅可以汇聚国内一线教师资源,全球优质教师也因一根网线汇聚一堂。同时,从师资及云端课程的研发上,政策鼓励当地学校与机构开展工作,目的就是共享最优资源,同样标志着双师将是大势所趋。  

教育质量仍是关键  

自在线教育行业诞生以来,作为“烧钱”项目,在线教育领域除了仅有少数企业盈利外,多数企业仍处于亏损状态。一方面,在线教育在起步阶段离不开大量的资金投入,另一方面,随着整个行业的亏损持续,也让投资机构逐渐失去了信心和耐心。有行业人士表示,疫情之下的在线教育行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变化。“经过这一轮大规模的使用和体验,在线教育和教育信息化或许将迈上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由于资本的短期逐利性、创业者的差异性以及市场竞争的激烈性,导致许多的在线教育公司急于求成,将发展的重心花在了获客增长幅度上,而不是教育质量方面。”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企业生存角度讲,这种市场发展模式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种高额市场补贴,虽然在前期吸引用户、提高了获客量,但依靠补贴而来的用户粘性并不是很高,也给行业后面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之下,以往线上教育获客难、获客成本上升的窘境,在特殊时期,却有“不攻自破”之势。“疫情结束后,在线教育品牌如果效果和服务跟不上,退费率和口碑会受很大的影响,这也是未来在线教育能够在下沉市场中立稳脚跟的关键。”业内人士称。

【推荐阅读】

机构要怎么做好社群运营?

教育培训机构年底员工离职,机构会损失多少?

教育培训行业为何频频出现破产跑路?

合伙加盟教育培训机构怎么分配股权?

家长要给怎么给孩子做语文教育规划?好机构成长实验室来帮你

文章来源:本文源自网络,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如果您发现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