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教育培训行业预测

“疫情仍在持续,对于投资机构而言也是一次不小的“突击考试”。如何发现、投资并携手同行一批拥有快速成长潜力且遇突发事件依然“临危不乱”的优秀企业,也是每家机构要回答自己的重要课题。  

相信关注或亲身经历这十年教育行业的朋友都有体会,这是一个屡屡走上争议话题潮头浪尖的行业。间或是“剧场效应”导致了求大于供,抑或是风口导向和利益驱动导致了供大于求,两者互相反馈、纠缠,甚至偶尔还扭曲、偏离教育本质。  

我们知道,政策有些时候可以一定程度地决定教育供给和需求的相对平衡关系,的确国家也是三令五申“公平公益”教育政策的主基调。但我们略略遗憾的是,政策进入市场干预之后的三者博弈,不少时候只使得供需双方短期平衡且脆弱。也许我们只能期待,从长期来看,这个平衡关系必定会走向动态,供需回归教育本质,新生的消费需求和模式,同迭代的供给形态和模式互相促进,为市场不断创造新的机会。  

2019年,本身也是教育行业颇为波澜的一年,年初至今的疫情又为行业线下业态今年上半年的营运蒙上了一层阴影。当然如果我们从积极角度看,或许这一事件加速了整体行业回归教育本质的进度,也可能加快了一些消费需求和模式的普及。借此机会,我们也正好结合过去一段时间对于教育行业几个细分赛道持续的观察和思考,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些我们的观点,看看其中是否危中有机?  

1.早幼教:供给引导型需求  

早幼教行业虽不涉及义务教育阶段,但仍是现阶段政策面支持力度最大的几个教育赛道之一,其核心逻辑在于国家极希望提高生育率。不过,已知生育率数据的持续下跌依然是悬在行业头上之剑。  

未来出生人口规模可能降幅超出预期,幼儿园供给压力未来相对减轻,对早幼教行业必定会有实质性影响,所以早幼教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能否切入2岁之前年龄段。  

由于早幼教行业以线下布局为主,此次受疫情影响较大,考验了从业者精细化运营管理能力及现金流管理的能力,但从另外角度来看这也为整体行业“洗牌”、“除草”提供了绝佳的机会,现金流充裕的行业头部企业可以此机会向下“收割”,且整体从业环境相较之前“散乱差”的初期环境会有较大改善。有能力的团队将会借此机会充分享受之后的政策红利、需求红利和从业环境红利,加快行业整体发展速度。  

此外,我们判断此次疫情对于人口生育率有一定短期促进作用,利好早幼教行业。心理学科普作家SteveShi有过一个论断:此类灾害加速了人们对于许多重要生命事件的决策速度。对灾害的焦虑让我们更加看清了生活的本质和自己的需求,而灾后恢复的压力也迫使我们不再犹豫,更加坚定地做出各种决定。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灾难会带来巨大的创伤和损失,但同时灾难似乎也扮演着推动幸存者向前走的角色,让恐惧和孤单的人们更早结婚,让错误的关系更快结束,让纠结要不要生孩子的家庭停止犹豫。不过,我们认为此次疫情期间流行的全日制网课模式让很多全职家庭有点崩溃,如果持续时间太长,也许会有所削弱二胎生育愿望。  

政策原则还是强调普惠公平,预收款管制将会逐步从严;市场化供给窗口期约为5年。  

1.1托育行业:优质供给带动消费需求  

潜在需求与供给间存在较大缺口;供给模式本身导致相对利润率低,产品标准化难度高,连锁化发展具备一定进入门槛;巨头直接进入风险较小,5年内存在区域龙头崛起可能性;未来退出方式以并购、整合上市为主。  

1.2早教行业:轻型产品补充高端供给  

需求成熟,线下模式“产品为王、销售为辅”,产品标准化程度高,“国外基因”的高端品牌已基本成为一线市场头部,快速切入下线市场,降维打击国产品牌,市场格局已基本确定,投资机会相对较小;在线工具产品可能存在一定机会,但目前变现模式不清晰。  

2.素质教育:政策红利释放需求时间  

义务教育新政理论上为素质教育需求释放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但对原先幼升小、小升初的刚需类产品形成致命打击。未来,素质教育需求将更加回归本质需求;轻决策、消费型产品可能存在更大需求空间;长周期、高客单价产品可能面临需求降低。  

义务教育新政的几大关键点:公民同招、民办摇号、名额到校,对传统教育环境自上而下,由表及里的冲击是巨大的,从而给予新兴素质教育的机会也是巨大的:  

小初学校就会愈发均等化,那么幼升小和小升初的专门针对此阶段升学择校的课外培训重要性会极大下降,甚至不复存在;  

在幼小阶段常规化的语数外培训的重要性会下降,因为小学和初中择校的焦虑感下降了,但是在初中阶段语数外培训可能会来得更加猛烈。在中考的压力下,学生还是需要辅导机构提升成绩和竞争力,这也意味着初高辅导的市场可能会扩大,课外培训的需求将延后到初中得到释放;  

对于素质教育培训机构来说,新政后其潜在市场空间更大。家长能给予孩子更多的素质培训时长;  

若未来出生人口持续降低,会相对减轻体制内竞争压力。  

在此次疫情影响下,一些传统改良型,以在线形式传播的素质教育以在线形式传播的素质教育品类和公司自然获得了极佳的崭露头角机会,产品力和性价比将成为其能否将这批用户留住并扩大的核心考验;线下传统市场面对此次冲击较不乐观,大型头部机构在度过此阶段后自然受益,小型单体工作室类机构通过节衣缩食也能勉强度过难关,中型机构反而在人力等可变成本的影响下容易产生现金流危机。所以线下市场经此一役后,可能两极分化现象更加严重,其中空缺出来的存量市场被在线品类填补。  

2.1语培类:巨头垄断型市场  

纯刚需且红海市场,产品标准化程度高,在线供给基本形成一家独大格局,但目前盈利模式不清晰;线下供给受在线蚕食严重,跟风烧钱销售导致盈利性不佳;未来基本为巨头垄断市场;在线轻工具类产品可能存在一定投资机会。  

2.2思维培训类:下一个语培市场  

高刚需市场,产品标准化程度高,供给模式从传统线下快速转线上,头部机构初步形成,未来可能类似在线英语市场格局;未来较大可能为巨头垄断型市场;投资机会更多集中于头部机构,未来退出方式较大可能为并购。  

2.3STEM类:需求快速崛起,产品为王  

需求快速崛起,未来可能为中等刚需市场,产品标准化程度高,供给端核心壁垒为产品力,并通过爆款产品形成获客方法论,唤醒用户需求;线上线下模式均具备投资机会,未来退出方式以并购为主。  

2.4艺术类:打破传统,拥抱新形态  

弱刚需市场,最广大需求为性价比,导致线下市场极度分散,较难整合;供给端师资问题进一步限制线下市场集中度提升;标准化产品优势不明显;部分品类的在线模式理论上具备投资机会,未来退出方式以并购为主。  

2.5体育类:场地、场地、还是场地  

弱刚需市场,最广大需求为性价比,导致线下市场极度分散,较难整合;供给端场地问题、业内团队水平进一步限制线下市场集中度提升;标准化产品优势不明显;服务消费型与教育消费型结合的产品有一定投资机会,未来退出模式不是很清晰。  

2.6轻消费型产品:减负下的新选择  

此处举例讨论游学类、营地类体验型产品:需求培养期市场,需求两级分化严重,导致供给水平两级分化严重、极度分散,产品标准化程度低,获客难度大,区域拓展难,收入时段有限;未来用户需求可能出现增长,具有优质产品和获客方式的区域型企业具有一定投资价值。  

3.K12教育:不要怕,是技术性调整  

K12教育市场“成也政策、败也政策”,现阶段为政策收紧周期,教育公平化为主旋律,由表及里;巨头进入收割期,未来集中度将更快速提升;中高考竞争更加激烈,可能为其他升学途径提供了需求和机会。  

2018年政策关键词包括:培训机构资质管制、预收费周期管制、教学时间管制、教师资质管制、小初初中禁止竞赛禁止择校考试;2019年政策关键词进一步由表及里:公民同招(免试就近入学)、民办摇号(电脑派位)、名额到校(高中),进一步收缩市场空间。  

在此次疫情影响下,K12巨头的在线业务板块获得历史空前的加速发展机遇,加速抓取线下市场份额,且间接对比出体制内教育信息化在硬件设施外的巨大短板。线下从业者若此前无在线化准备,则受冲击较大。  

3.1K12学科类:巨头垄断性市场  

昨天、今天和明天最刚需、盈利性最好的教育赛道,市场格局已基本形成,未来无论线上线下必定是巨头垄断型市场;近年来受政策影响较大,不断压缩中小机构生存空间;投资机会相对较小。  

3.2艺考类:集中度、标准化程度逐步提升  

高考升学途径的组成部分,考生的核心诉求在于通过艺术类专业课考试降低对文化课分数的要求。行业整体处在较为原始、粗放的早期发展阶段,区域性的头部机构初现,行业内生性的综合管理人才较为匮乏,未来仍需要借助外部力量驱动行业变革,有异地扩张能力的头部品牌价值增长的天花板更高。  

4.国际教育:中产消费升级,需求加速下沉  

2018年之后,早幼教、K12进入政策频发期,许多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出于避险需求开始关注国际教育赛道。国际教育受众基础较小,单个细分赛道天花板较为明显,除学校类以外,其余赛道目前无清晰的上市退出路径,主要靠并购退出。  

从政策层面来看,义务教育阶段不得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未来作为非营利机构监管趋于严格,义务教育阶段教材审核趋严,国际学校的办学特色和国际化程度受限。从需求角度,逐步扩大的中产阶级群体的消费升级需求将带来国际学校的数量提升,且国内高等教育优质资源稀缺,通过国际教育绕道竞争的需求持续存在。除升学以外,与国际化相结合的游学、海外营地等素质教育品类也将从一线城市到下线城市逐步渗透。  

5.职业教育:不单单是教育  

职业教育是目前国家政策明确鼓励的赛道之一,单个赛道天花板较低,先发优势明显,核心成长逻辑在于市场集中度提升和赛道拓展能力。传统品类投资机会较小,可关注新技术、新经济转型带来的新职业教育品类。  

此次疫情影响职业教育行业的宏观逻辑在于就业形势更加严峻,就业和职业技能提升需求均得到提升。疫情期间,各地政府纷纷出台企业员工职业技能培训补贴政策,鼓励企业停工不停训,劳动者停工不停“功”,对在线职业教育尤其是新兴品类来说是难得的露出机会,或将带来增量需求。  

综上,我们通过教育行业部分2C赛道的简要梳理,可见各条赛道“有危也有机”。在早幼教领域,我们重点关注可满足最广大需求的高性价比产品,看好具备精细化、标准化连锁运营能力的优秀团队;在素质教育领域,我们重点关注打破传统需求预期和传播方式的新型产品;在K12领域,我们关注传统升学途径以外的其他升学方式,看好通过成熟的教育行业发展和管理模式走出低端竞争的优秀团队;在国际教育领域,我们关注与国际化相结合的素质教育品类;在职业教育领域,我们看好新技术、新经济转型带来的新职业教育品类。彬复资本在投资标的选择过程中,更倾向于寻找拥有丰富连锁运营经验或互联网运营经验、数字化管理思维,产品迭代能力强,商业模式可持续的务实团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彬复资本”。

【推荐阅读】

机构要怎么做好社群运营?

教育培训机构年底员工离职,机构会损失多少?

教育培训行业为何频频出现破产跑路?

合伙加盟教育培训机构怎么分配股权?

家长要给怎么给孩子做语文教育规划?好机构成长实验室来帮你

文章来源:本文源自网络,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如果您发现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