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行业的新中心

我们知道2019年,对教培行业来说是最不易的一年。很多机构都倒在了这一年,其中不乏一些全国连锁的大型教培机构。  

上有政策规范,下有资本撤梯,中间有同行竞争。机构要想安全过冬,不仅仅考验教培机构的教学效果,更是资金实力和综合运营的能力。  

前几天,有朋友问对学而思网校搬到回龙观怎么看?  

这太正常了,观察君甚至觉得搬的晚了。网校本身5000多人,却分布在科贸、丹棱SOHO、地下创业空间、海兴大厦、e世界等中关村各个大楼里,不但房租成本高,开会沟通满街跑,沟通成本也很高。好未来本身虽然不差钱,但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运营成本为6.4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81亿美元增长了34.8%。寒冬来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教育培训行业的新中心

不仅如此,2019年12月3日签订了一份合同,要在北京开发一个地块上的办公空间,建筑面积约127,780平方米,而这块地据推测就是2018年好未来以13.2亿元获得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七里渠南北村的地块。可以想象,好未来大楼建成,会有更多的事业部撤离中关村。  

作为教培行业宇宙中心,其实早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海淀黄庄培训机构就已经撤离一波了,不过那时是因为教育部出台了对培训机构的监管政策,海淀教委对校外机构进行排查,不合规的机构要么直接撤离,要么转入公寓住宅。  

而今年的行情大不一样,主要是为了要省钱。迁到五环外已经是克制了,很多机构已经把重心转到武汉、成都、郑州这有的二线城市,不但能节省房租成本,更能直接节省人力成本,这样的机构大多数是在线教育类公司,比如VIPKID,猿辅导,网校等。  

与直接撤离海淀黄庄相对应的还有一种形式就是收缩,这种情况多数是传统的线下机构,离不开中关村的核心生源地,但又有成本压力,所以只能在场地上一压再压,比如留学机构百利教育,在中关村SOHO收缩了上千平的场地。  

数据显示,2019年四季度,北京全市和五大核心商圈写字楼空置率分别13.5%和7.6%。截至2019年底,北京甲级写字楼的空置率达到15.9%,这是自2010年以来的最高值。  

海淀黄庄,以丹棱SOHO为例,这是中关村条件最好的写字楼之一,也是好未来的总部所在地,租金最高时可以达到15+元/天/平,目前有楼层已经降到了11元以下,并且据观察,近半年来,几乎每层都有空置房间。这在去年一房难求的情况下,几乎不敢想象。  

我的朋友大漠同学去年公司业务爆发(是的,寒冬中也有业绩做的出奇的好的),要扩建,最近在丹棱租了新场地,他这样感慨:在选定新办公场所的时候,让我们有机会切身地感受到所谓的“经济寒冬”到底是怎么回事。曾经财大气粗、门第高到我们不敢仰望的金融公司纷纷丢盔弃甲,从中关村撤离。而房租也在随之不断下探,让我们这种贫穷的公司有机会趁机接手质优价廉的场地。  

我似乎感受到了教培机构好像比金融机构还赚钱的意思。  

而与之相邻的出国语培宇宙中心新中关大厦,也出现了半年以上的空置房。  

那位朋友还问了一个问题:公司搬离核心区,不怕员工离职吗?  

我答,在两年前会怕,现在不怕了,正好省的“优化”了。但我想知道的是,目前这种就业氛围下,还有没有员工因为上班多跑一点路而任性辞职的?  

当然,撤离海淀黄庄,也绝对不是为了逼一部分员工离开,相反是企业更理性的抉择,毕竟活下去,才是对大多数人更负责。

【推荐阅读】

机构要怎么做好社群运营?

教育培训机构年底员工离职,机构会损失多少?

教育培训行业为何频频出现破产跑路?

合伙加盟教育培训机构怎么分配股权?

家长要给怎么给孩子做语文教育规划?好机构成长实验室来帮你

文章来源:本文源自网络,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如果您发现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