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机构还有未来吗?

5dc11c436eb6b.jpg


近些年来教育行业发展迅速,同时也在快速洗牌,头部的机构也是在迅速更迭,关停的中小机构更是多如牛毛,在这个时代,连大机构都是泥菩萨过河,那中小型机构呢?


中小培训学校未来的路到底在哪里?  

在08、09年的时候很多人设想,教育行业的形态应该会成为哑铃型——头部机构特别大,脚步机构特别多,而中间的机构则是特别的困难。这一形态大概会持续十年的时间。  

那么由此发问,中小培训学校的未来之路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又该如何走好未来的道路呢?未来的事情和此时此刻是否相关呢?  

金属质感分割线  

当下教育培训行业会从哑铃型变成水滴形——这是葛文伟老师首先提出的一个观点。  

大家可以想一下现在的展商,在十年前,几乎所有的展商都是内容商,要么就是做数学的,要么就是做英语的,要么就是做美术的。但是现在的展商,有关技术和平台的占到了一半的数量。  

放眼未来,类似新东方、好未来这种头部的机构会非常的庞大。那么尾部会呈现出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打个形象个比喻——会越来越像4s店。  

在4s店里,车不是你的,员工培训不归你,维修的配件不归你,系统检测不归你。你只需要负责,借这个4s店的地方,来招聘员工,负责销售,做好服务。  

就像现在的4s店,你是奔驰的4s店,她是宝马的4s店,他是奥迪的4s店。同理,现在的这些教育展商,未来可能就要说他会变成什么“系”的,好未来系的,新东方系的,或者猿辅导系的。  

在未来,所有的中小机构可能都要面临的一场生死选择,就是到底你是要自己去做个街边的维修铺呢,还是去变成一家4s店,做成大品牌、大厂商、大机构的所谓的线上服务点。  

这可能将是一个巨大的变局。  

今天的教育像极了1970年代的医疗。  

1970年代的全球医疗产业总支出,是6.5万兆亿美金,全球的医疗公司总市值是5.2万兆亿美元。  

再来看看现在的教育是什么情况呢?当下的教育总支出是4.6万兆亿美元,而总市值,只有0.1万兆亿美元。  

为什么总的支出差不多,而市场却是截然相反的呢?  

1970年代之前,医疗和教育一样,处于非常闭塞的状态。在早期,很难想象一个五年制的本科医学院毕业生,可以在拿到本科学位后,就可以直接在门店里给病人做诊。  

那么现在这些大量的新的毕业生,为什么他可以直接上任看病呢?原因之一是因为1970年代以来,在整个医疗领域里面有重大的医疗器械的突破。  

现在人们感冒了去医院就诊,不会在乎就诊医生到底是多大的年龄,因为他只需要通过所有的仪器,从所有数据里就可以分析出患者病情,从而对症下药。  

所以说,1970年代医疗器械技术上突飞猛进的发展,导致了整个医疗行业发生了重大质变。  

这些变化使得医疗从传承走向了科学,从科学走向了流程化的处理。由此我们反观当下教育,其实和1970年代的医疗是一模一样的。  

那么在当今这个到处都有着教育培训的年代里面,出现了1970年代的医疗领域里一模一样的情况。云数据、AI、直播等技术的应用,大量的渗透进了教培行业。过去的五年,所有在线教育公司的成功,全都是依赖于大量的直播应用。  

这些东西大量的应用到了头部公司,从而即将应用到中小型机构,这会带来一个非常大的质变,整个流程都在发生变化。  

教育有三个底层。  

第一个,叫做优质、持续、稳定、低廉的教师供给。  

今天讲的双师、直播大班、直播小班等等,全都是在做一件事情——优化教师供给。也就是说谁能够持续的提供优质、持续、稳定、廉价的教师,谁就能赢。  

直播便是和这个息息相关,因为直播是最大化的解决了教师供给的问题,优化了教师的供给,优化了知识和技能的传播效率。  

第二个,内容持续的迭代能力。  

教育是由教师的生产和内容的生产,组合在一起所产生的产品。  

整个教学产品是通过老师和科研的教学内容来产生的,谁能够持续的在当下这样的一个场景里优化你的内容供给,那么谁就能赢。  

第三个,场景。  

如今我们在面临着交付场景的变革。  

今天是一种场景,一对一是一种场景,孩子们拿手机学习是一种场景。也就是说,持续的优化学习场景的载体,包括其成本和运营的效率,是教育行业的第三大制作。  

过去五年,在整个2013年开始的所谓的互联网教育元年,唯一下的蛋就是直播,而且直播也是唯一正确的蛋。  

那么教育除了持续的教师供给、优化的教学内容供应以及场景的优化以外,还有什么东西会影响到我们呢?  

——人口密度。  

教育是个非常奇怪的事情,他只和人口的密度有正相关,和GDP没有关联。  

哪怕是五线城市,家庭居民消费的百分之三十也都给了教育。  

现在大家的恐慌就在于,会发现增速和前几年不一样了,一个重大因素就是,在线教育拿走了大量的份额。  

比如今年的暑假,在线头部公司涨了40个亿,吸引了1000万的K12学生注册,整个流程下来后是300万。  

明年的预测,暑假将有3000万人要搬到线上去。我们总的K12学生是2.4亿,除去农村地区的1.24亿,那么总的可覆盖的潜在人口,大概是1个亿的学生。  

如果明年有3000万转去线上的概念是什么呢?那就是30%的数量都将搬到线上。  

在五年前,头部的100家公司所有的学生总量不超出10万人,而今天头部所有的公司在线注册的学生是500万人。  

教育是一个不太容易被垄断的,而且是层出不穷的有新兴势力进入的行业。  

那么中小机构有两种选择,要么成为水滴,成为4s店的终端,踏踏实实做好服务。要么就是自己在独特的教师供给端,或在内容交互端,产生微迭代,创造微领先,这样也能够走上逆袭之路。


【更多推荐】  

1.为什么全世界人口不到0.25%的犹太人,竟获得了全球27%的诺贝尔奖!  

2.终于,我们发现了让家长主动上门的秘诀 

文章来源:本文源自网络,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如果您发现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